淘集集宣告破產:商家已起訴 維權路漫漫

2019-12-11 17:02 | 達峰網
  來源:華夏時報
 
  原標題:淘集集破產商家已起訴“拼多多第二”沒等來救命錢16億欠款怎么還
 
  “電商新貴”淘集集倒在了2019年寒冬。
 
  12月9日,電商拼購平臺淘集集發布公告,稱由于資方遲遲未打款,不得不宣布淘集集本輪并購重組失敗,公司接下來將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整。曾被外界寄予“下一個拼多多”厚望的淘集集,在業績下滑和融資受阻導致資金鏈斷裂后,今年9月引發了商家的集體維權潮,淘集集試圖通過并購重組的方式自救但最終失敗。
 
  在公告中,淘集集CEO張正平表示,如果走破產重整路線,公司所有權將交給債權人,他將會積極聯系供應商代表和大的廣告代理商,以債轉股和認購股份的形式將平臺所有權轉讓給債權人,所得資金將全部用于公司運營,努力再次盤活平臺。假如破產重整方案無法推進,淘集集將申請破產,張正平稱他和團隊會通過個人創業努力歸還欠款。
 
  商家維權路漫漫
 
  淘集集宣布破產后,最先作出反應的是淘集集平臺上被欠款的商家和供應商。據報道,當日他們聚集在淘集集總部樓下討債,但也有一些商家不再寄希望于淘集集主動退款,開始尋求法律維護自己的權益。
 
  上海申格律師事務所魏凡律師代理了個別商家的相關訴訟,他在12月10日向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遞交了起訴書。“今天法院已經正式受理了,但目前我們完全聯系不上淘集集,對方已經人去樓空,現在就等訴前調解,訴前調解只有兩個月時間,在這段時間之內,如果法院還沒有得到淘集集申請破產的通知,那么訴訟程序就要往下走,估計能夠部分拿回貨款,雖然淘集集自己說錢用光了,那只是當時的說法,最終能夠到賬多少,外界是無法猜測的。”魏凡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據魏凡律師透露,目前他已正式代理一個商家的訴訟,共涉及90萬的貨款需要收回,同時還有三、四位商家在猶豫和觀望是否要正式走法律程序,總金額在300~500萬之間。他表示:“我們認為達成訴前調解的可能性不大,最終還是要走破產程序的,這個過程會比較漫長,目前我們建議商家盡快到靜安區法院起訴立案,材料先交進去。在這過程中,我們也會不斷詢問法官,是否收到對方(淘集集)申請破產的申請書,以及是否準備做出破產裁定。”
 
  為了解淘集集宣布破產后的安排和計劃,《華夏時報》記者致電淘集集官方聯系方式,但一直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實際上,這并不是淘集集第一次出現被商家集中討債的情形。早在今年8月,淘集集部分商家就陸續發現貨款無法到賬或延緩到賬的情況。9月,淘集集上海總部門前開始出現集體維權事件。10月1日,淘集集曾通過官方微博發公告稱,維權事件是出自一些不明身份人員通過網絡渠道煽動商家情緒,教唆商家聚眾鬧事。
 
  10月12日,針對部分供應商在公司門口索要欠款一事,淘集集再次發布微博公告稱,公司資金鏈斷裂,計劃與國內大型機構進行業務重組。
 
  據媒體公開報道,10月13日,淘集集為商家提供了一份《債權重組協議》,計劃在收到重組方支付的收購價款后一個月向供應商償付20%債務,剩余80%的債務則延期至淘集集與某大型集團公司重組后的目標公司估值達到20億美元或上市時償還。
 
  但上述方案遭到商家反對。隨后,淘集集對于協議的細節進行了多處調整,除了首批20%債務的償付時間提前了五個工作日外,剩余80%的債務也被分為兩個批次推進,即當淘集集與重組方重組后的目標公司估值達到15億美元時3個月內兌付10%;剩余70%則在目標公司估值達到20億美元或上市時3個月內兌付。
 
  據《華夏時報》記者了解,淘集集主要經營模式也由商家入駐模式調整為合伙人自營模式;現有主要供應商轉為淘集集股東合伙人。經過溝通后,淘集集的大部分商家同意了這一解決方案。
 
  12月3日,淘集集公告稱,已與國內大型集團順利簽署股權投資協議,目前處于等待打款階段。事情似乎向好發展,可就在短短的6天后,12月9日,淘集集突然宣布本輪并購重組失敗,將尋求破產清算或破產重整。
 
  融資難引發挪用貨款質疑
 
  在此次公告中,張正平透露,此次并購重組有兩位潛在投資者,其中一位是某大型集團公司,另一位為某Pre-IPO公司牽頭的基金公司。他表示,某大型集團公司存在擔心,因此需要先觀察情況;而另一位投資者已簽署投資協議,并接管公司的財務、法務工作(收走所有公章和銀行密匙),但在打款時間上多次延期,超出淘集集能承受的最后時間期限。
 
  同時,張正平表示,該投資人實控企業某廣告代理公司申請訴前保全,司法凍結公司的支付寶賬戶,直接導致公司貨款退款和工資無法正常支付,對公司運營造成毀滅性打擊。“在公司賬面無錢可用的情況下,已經無法維持基本的運營,且對投資人是否會打款非常懷疑,所以被迫宣布并購重組失敗。”今年10月份,張正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公司負債總額為16億元左右。
 
  淘集集曾經也有“不差錢”的高光時刻。2018年8月上線的淘集集,以主攻三、四線城市及鄉鎮地區的下沉市場為目標,試圖打造比拼多多更“下沉”的社交電商平臺。2018年10月,淘集集完成A輪4200萬美元融資,投后估值2.42億美元,投資方是老虎基金(tiger)、數碼天空科技(dst)和險峰投資等。
 
  2019年6月啟動B輪融資,擬融資2億美元,投后估值8億美元,已經與投資方達成意向協議。根據張正平的描述,“當時拿到了多個口頭Offer,自信滿滿要把淘集集做成百億美金以上企業。”打著“買得多,賺得多”的口號,淘集集在上線僅9個月后,月活躍用戶就突破4000萬,一時間成為電商行業的“黑馬”。
 
  然而到了今年7月,淘集集業績開始出現停滯。張正平稱這是因為淘集集將過多的時間花在了融資身上,想通過融資款來解決當前增長的問題,延誤了最黃金的自救期。進入9月,融資遲遲無果,淘集集的境況進一步惡化,現金流開始下降。直至9月商家陸續討債時,淘集集已積重難返。
 
  成立初期,淘集集希望以極度低廉的價格切入下沉市場。但在此后快速擴張過程中,淘集集無法形成自身造血能力,沒能依托這些用低價換來的客戶,形成有效穩定的客群資源,以吸引更多商家入駐或者購買增值服務。同時,淘集集也不像拼多多依托騰訊這樣的實力雄厚的資本方,來維持自身平臺高速增長帶來的巨額成本。
 
  由此,也有聲音認為,淘集集在融資匱乏的情況下,挪用了貨款資金進行拉新推廣和日常運作,導致虧欠商家貨款。
 
  據魏凡律師透露,此前,他曾向靜安區遞交過起訴書,但法院并沒有受理,法官認為淘集集公司涉嫌刑事犯罪,建議商家向公安局報案。此次法院受理了起訴書,認可以民事糾紛的程序處理。
 
  除了淘集集自身的融資問題,人們將目光也投向了行業,紛紛猜測或許是由于下沉市場已被拼多多等巨頭擠占,中小型電商沒有了生存空間,導致淘集集的失敗。
 
  電商戰略分析師李成東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指出,直接原因就是資金鏈斷裂了,外部資本寒冬來了,淘集集融資沒有到賬。“在這之前也有兩個問題,一方面是市場推廣太激進,雖然看起來單個獲客成本不高,但整體支出還是比較高昂的;另一方面是本身經營存在問題,售價基本是以成本價在賣,幾乎不賺錢,這與下沉市場的飽和沒有太大關系,自身的問題會更多點。”李成東說。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 xml地圖 | 達峰網移動端
鄭重聲明:達峰網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破解 ipad新浪体育直播看不了 贵阳麻将胡牌图解 1分pk拾人工计划 吉林麻将是怎么样的玩法 内蒙古快3开奖视频 浙江十一选五遗漏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彩经网 有山西11选5的彩票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 稳赚四肖三期心开一期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麻将外挂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