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不了解這項標準,工資“被坑”了都很難發現!

2019-12-08 11:22 | 達峰網

核心提示:

一些企業將不該算進最低工資中的錢算入其中,導致勞動者應發工資低于“最低工資標準”

有企業主動咨詢如何鉆法律空子,多數勞動者卻因不懂法未發現自己“被坑”

案例:

企業社保費未從最低工資剔除,保潔員8年來每月少領3成工資

圖片來源網絡 與圖文無關

“應發工資包不包括企業應繳的社會保險費?”直到兩個月前,參加一次社區普法活動后,保潔員劉春齊才弄懂這一問題。因為未將企業應繳社保費剔除在“最低工資”外,劉春齊所在的公司每個月少給她發放近30%的工資,一少就是8年。

2011年6月,58歲的劉春齊來到沈陽一家物業公司做保潔員。因為她右腿有傷,走路一瘸一拐,因此對能找到這份工作感到十分欣慰。公司約定,發給劉春齊的工資不低于遼寧省最低工資標準(2011年7月前,遼寧省一類地區900元),而且還給她繳納社保,這讓她感動不已。

隨后幾年,公司答應給付的工資隨著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上漲而上漲,從900元到1100元再到2019年11月之前的1610元。為此,劉春齊特意讓在老家的母親捎來一筐土雞蛋送給“領導們”。

10月13日,當劉春齊告訴來社區普法的工作人員陳曉慧,自己每個月到手的工資僅有966元時,陳曉慧提出了質疑。

陳曉慧提出,按照《最低工資規定》第6條規定,確定和調整月最低工資標準,應參考職工個人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若按1610元的標準來計算,扣除劉春齊個人繳納的社保費用(包括8%養老費、2%醫療費、0.5%失業費),實際到手應為1441元。

兩天后,劉春齊詢問公司會計才知道,公司將企業應當繳納的社會保險費也算在“最低工資”內了。會計答復說:“對政策的理解不同。法律沒有明確說不能將企業應繳社保費算在‘最低工資’內,公司不存在違法行為。”

“按規定,最低工資標準只包含個人繳納的社會保險費用,不應包括企業應繳的社保費。因此,企業混淆概念,每個月多扣了劉春齊475元。”陳曉慧說。

目前,劉春齊準備向勞動監察部門提交投訴材料,她以自身為例呼吁勞動者積極主動維權。

《工人日報》記者采訪多位勞動者了解到,像劉春齊這樣,拿到手的最低工資中,該剔除而未剔除的,除了企業應繳社保費、夜班費,還有冬季取暖補貼、勞動安全衛生津貼、加班費、住房補貼等等。

現象:

一些企業在違法邊緣肆意試探

陳曉慧是沈陽市一名基層工會工作者,義務普法13年。她在向保潔員、保安員、環衛工普法時發現,這些領取最低工資的勞動者由于對法律政策條款不理解、不清楚,經常被用人單位“哄騙”。

曾在沈陽一家勞務派遣公司工作3年的謝鑫透露,一些物業管理企業會找到他曾經工作的公司咨詢如何鉆法律漏洞,有一些企業就打起了“最低工資標準”的主意。

企業做得隱蔽,加之勞動者不清楚法條,導致維權的極少。勞動者不主動維權,監管部門很難發現。沈陽市一位經常審理勞動糾紛案件的法官鄭虹表示,她遇到涉及最低工資糾紛的案例并不多。

《最低工資規定》第12條、第13條規定,在勞動者提供正常勞動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應支付給勞動者的工資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違反規定的,由勞動保障行政部門責令其限期補發所欠勞動者工資,并可責令其按所欠工資的1至5倍支付勞動者賠償金。

“員工拿到的最低工資本來就不多,被惡意扣除的數額相應也不高。就算按規補發欠額并賠償5倍,也并不多。真正鬧上法庭的糾紛更是少之又少。”陳曉慧說。她覺得,懲罰力度不夠,也讓一些企業在違法邊緣肆意試探。

事實上,沈陽市人社部門、司法部門、工會等多個部門每年都會積極向職工普法,為勞動報酬權益受到侵害的職工提供法律援助,為職工維權開辟綠色通道。當地媒體每年也積極報道最低工資標準政策調整動態。然而,在最低工資保障制度實施過程中,還需加大典型問題解決方案的宣傳力度和提高社會知曉度。(應采訪對象要求,部分為化名)

關于最低工資標準:

最低工資標準,是指勞動者在法定工作時間或依法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的工作時間內提供了正常勞動的前提下,用人單位依法應支付的最低勞動報酬 

《最低工資規定》明確,在勞動者提供正常勞動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應支付給勞動者的工資在剔除下列各項以后,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一)延長工作時間工資;

(二)中班、夜班、高溫、低溫、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環境、條件下的津貼;

(三)法律、法規和國家規定的勞動者福利待遇等。

實行計件工資或提成工資等工資形式的用人單位,在科學合理的勞動定額基礎上,其支付勞動者的工資不得低于相應的最低工資標準。

勞動者由于本人原因造成在法定工作時間內或依法簽訂的勞動合同約定的工作時間內未提供正常勞動的,不適用于本條規定。

最低工資標準關鍵時候派上用場!隨著多地建立失業保險金標準與最低工資標準掛鉤聯動機制,最低工資標準上調,意味著與之相掛鉤的失業保險金標準、就業補助等相關待遇標準也將相應上調。

據媒體報道,截至11月20日,北京、遼寧、上海、湖南、重慶、陜西、河北等7省份已執行了上調后的最低工資標準,貴州新標準將于12月1日起執行,福建新標準則要等到明年1月1日起執行。目前月最低工資標準北京已達到2200元,上海已達到2480元。

提示:

政府已經通過提供司法援助、強制企業實行最低工資保障制度等方式努力保障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勞動者們如若自己不站出來維權,就會助長一些企業“不告就不賠”的心理。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 xml地圖 | 達峰網移動端
鄭重聲明:達峰網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破解 快乐10分复式怎么玩法 36选7开奖结果双今天 河南豫四方麻将下载 排球比分有上限吗 大连股票配资 分分11选5官方网站 第一配资网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 北京PK10全天免 弈乐贵州麻将挂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麻将属于什么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