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營報:區塊鏈專利申請井噴,能否獲利尚待授權檢驗

2019-12-08 11:32 | 達峰網

專利申請數量的井噴,折射出區塊鏈入場力量增多、研發投入加大、資源逐步聚攏的趨勢。而區塊鏈行業評價量化指標的稀缺,也反向推動專利申請熱度走高。

隨著區塊鏈行業走熱,一些可量化指標的競爭也浮出水面。

“我們正在繼續加緊區塊鏈技術研發和專利申請,因為在接觸地方政府時,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敲門磚。”一位北京區塊鏈創業公司高管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11月發布的《區塊鏈白皮書(2019年)》顯示,目前全球公開區塊鏈專利的申請數量高達1.8萬余件,中國占比超過半數,居全球第一。

專利申請數量的井噴,折射出區塊鏈入場力量增多、研發投入加大、資源逐步聚攏的趨勢。而區塊鏈行業評價量化指標的稀缺,也反向推動專利申請熱度走高。

熱潮之下,如何認識區塊鏈專利價值仍需保持理性。記者采訪的多位行業人士傾向認為,國內區塊鏈專利市場距離成熟仍有距離,也存在個別“為專利而專利”的現象,其價值還需要市場檢驗。在公開信息范圍內,未見與區塊鏈有關的專利轉讓交易、侵權訴訟行為,說明區塊鏈企業尚未通過專利直接獲益,也沒有直接就專利展開競爭。

申請多,授權少

根據中國知識產權局、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等公開信息不完全統計,我國區塊鏈專利的申請起步于2014年左右,當年區塊鏈專利申請數量為13件,2015年發展到32件,最早一批原生性區塊鏈公司成為區塊鏈專利申請的主力。

2016年,一批原生區塊鏈公司陸續有批量區塊鏈專利申請,使得當年申請量迅速上漲到470件。2017年,區塊鏈專利申請量達到1246件。與此同時,大公司開始入場。這一年,阿里巴巴迅速以57件申請數占領榜首,并將申請數量的優勢持續保持至今。

大公司的入場攪動,反映出區塊鏈技術的快速發展和走向主流,同時也讓小公司倍感壓力。記者注意到,在申請數量上,從2018年起,互聯網巨頭和國家隊開始擠掉原生區塊鏈公司占領國內和國外申請數量榜首,顯示出其充沛的研發資源和較強的專利意識。

一位來自上述最早一批申請專利原生區塊鏈公司的高層透露,申報國內每件專利的費用在一千元左右,而申報國際性專利的成本在幾千到一萬美元不等,作為初創公司很難在此領域投入。此外,他也認為,專利質量重于數量,從目前的授權量來看,原生區塊鏈公司顯然占有優勢。

需要注意的是,專利申請與專利授權是兩個概念。鏈塔智庫首席分析師于睿告訴記者,專利申請一般要經過“提交申請—受理—初審—公布—實質審查請求—實質審查—授權”等幾個環節,完整流程耗時一般2年左右,想獲得授權的難點在于專利的新穎性和創新性。

根據零壹財經分析師任萬盛《中國區塊鏈授權專利排行榜》對中國知識產權局和世界知識產權局公開數據分析清洗后結論,截至2019年10月,我國累計區塊鏈專利申請數量達到1.29萬件,480件專利獲得授權,授權率4.48%,遠低于AI、大數據等技術。2016~2019年10月,我國區塊鏈專利申請總數從745件增至12909件,數量增至17.33倍。獲得授權的區塊鏈專利,從102件增至480件,數量增至4.7倍。由于申報數量大增,區塊鏈專利授權率從18.09%降至4.48%。如果從目前的授權量看,占領申請量榜首的互聯網巨頭并不占優勢。

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基于區塊鏈的發明性專利審核時間較長,授權爆發期未至。有北京地區專利代理人透露,“發明專利”較之“外觀專利”等需要做實審,周期一般兩到三年。當審查人認為發明專利不滿足專利法要求時,會給出審查意見再要求做答復,這一過程有可能多個回合,也有極端情況5年都不一定能申請到。

此外,區塊鏈技術的行業標準未定,也為專利審核和專利質量評判設置了一些障礙。任萬盛認為,相關審核人員缺乏足夠標準依據,因此更依賴對相關技術的掌握程度以及相關經驗是否滿足專利法規定進行判斷。

北京知識產權局審協北京中心副研究員楊棟向記者透露,知識產權領域目前對區塊鏈技術的重視開始加強,招收人員上也有很多該領域知識背景。“但目前并沒有專門為區塊鏈去設置專門審查人員,除非這個領域真的變成一種信息基礎設施。”

從上述專利申請和授權的內容看,其技術要點主要覆蓋數據驗證認證、交易驗證管理、多鏈跨鏈、身份系統、智能合約等方向。應用方向依申請量排序主要圍繞交易系統、底層架構、數據安全、數字貨幣和監管科技。

行業共識在于,國內專利主要是技術改良以及應用創新,關鍵技術基礎專利和核心專利較為薄弱。

如何理解這兩種方向上的差異?“核心就是源代碼是不是自己寫的,這是自主研發的根源。這個在可維護性上看差別很大,如果用第三方代碼,一旦核心功能出問題,靠修修補補可能解決不了。如果出現底層技術的授權方不再授權的極端情況,相關應用就可能存在停擺危險。”布比科技CTO王璟曾向記者解釋。

專利價值仍待爆發

授權量尚未迎來爆發期讓業內的“數量比拼”不夠強有力,而由于缺乏規模化商用,也讓目前授權專利的含金量無法真正得到檢驗。

楊棟告訴記者,專利價值通常依靠專利運營(買賣、許可的費用)和專利訴訟(侵權賠償的金額)來體現。

根據鏈塔智庫《2019區塊鏈專利綜合實力榜》,上述區塊鏈領域專利在獲得授權后的應用并不活躍——在341起權益轉移中幾乎全部是公司內部結構調整產生與關聯公司轉讓,1起質押、0起獲獎,更沒有無效、保全、訴訟事件發生,說明區塊鏈企業尚未通過專利直接獲益,技術競爭尚未實質開始。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人工智能變革與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員劉峰認為,區塊鏈水平的劃分,專利只是作為創新維度的一個量化指標,還可以通過性能吞吐量TPS、應用落地指標、使用人數、區塊鏈節點數、支持共識種類、開源代碼貢獻數量等來綜合評價。

但即使如此,在行業標準未定、評價體系模糊的現狀下,專利仍是企業特別是創業公司彰顯業務實力、獲得業務機會以及獲取補貼經費的重要砝碼。

記者注意到,自2018年以來,全國多地出臺針對區塊鏈人才和企業的補貼政策。以上海市楊浦區為例,對獲得區塊鏈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授權的企業,單件補貼從1000元到10000元不等;每年補貼專利費,最高不超過10萬元。

北京歐鏈科技是較早開始專利申請的原生區塊鏈公司,在2016~2017年間曾一度處于申請量排行榜前十。創始人趙微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就表示,此前很長一段時間,由于政府部門不了解、相關產業也不積極,無幣區塊鏈行業發展較為艱難。“高層戰略定調后,目前區塊鏈技術公司最大的應用場景就是to B和to G(政府)。向政府和企事業單位滲透合作時看什么?首先看我們有什么專利技術,再看有什么應用案例,以及制定過哪些行業標準。市場上對專利申請多有爭論,但目前很難找到比它更公允的評價方式,我們目前已經提交了47項專利,還會繼續在此方向努力。”

但趙微也認同,目前技術研發和應用甚至專利申請更多以創造或更新商業模式為價值,而不是淺層次的應用。“比如跨境支付和防偽溯源,是本身就存在的業態,沒有區塊鏈技術時也存在,區塊鏈技術只是幫助它升級了。但有一些業務場景是沒有區塊鏈技術建立不起來的,是從0到1,比如一些政務領域,幫助檢察機關發現公益訴訟案件線索、做案發前取證的系統,比如幫助農產品做價格保險涉及保險公司、期貨公司、精算團隊等多方主體的平臺模式,這種突破可能具有更大爆發價值。”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對于專利申請和專利價值,一些稍顯極端的聲音認為,專利思維可能并不適用于區塊鏈領域。區塊鏈鉛筆創始人龔鳴在近期就針對專利數量井噴現象撰文稱:公鏈本身就是開源的,只要國內有足夠的人真正能夠參與到這些公鏈的開發,真正能夠吃透這些技術,就能夠實現“自主可控”。應該鼓勵發展開源社區,而不是每個大企業都想把這些開源技術占為己有,自己僅僅是在其中“修修補補”,然后申請專利。

但業界對此爭議也頗大。在趙微看來,這是仍未看到區塊鏈對B端價值的一種聲音。“IBM研發了開源軟件Fabric,但是這不妨礙IBM把它進行商業運作或專利保護。”

火幣中國CEO袁煜明也認同,開源和專利并不沖突,申請專利后仍然可以選擇開源,但是卻無形之中保護了開發者的版權權益。“過去區塊鏈行業倡導開源精神,但必須看到單一依靠開源社區的效率較底,商業開發和企業主導的軟件應用,開發速度和迭代速度快,創新性更強。區塊鏈技術目前處于‘群鏈逐鹿’階段,有商業公司能夠加速區塊鏈技術的試錯和擇優進程,這毫無疑問是一件好事。”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 xml地圖 | 達峰網移動端
鄭重聲明:達峰網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破解 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黑龙江 东北麻将飘胡是什么意思 竞彩足球比分 云南快乐十一选五下载安装 贵州11选5即时开奖 黑龙江快乐10分官网 一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球探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北单比分2串1怎么算 农村医疗保险国家赚钱 2008奥运会足球比分 竞彩投注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