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刀不“升級”,人工智能并不比外科醫生強?院士談原創醫療器械創新

2019-12-08 11:31 | 達峰網

“升級版”手術縫合針、裸眼3D臨床手術顯示器、會做手術的“達芬奇”機器人……近年來,隨著新技術不斷涌現,現代醫療器械行業發展也越來越離不開多學科交叉應用。

如何創造出具有核心技術價值的原創性醫療器械產品?怎樣培養醫工復合型人才?7日,1000余位全球醫療器械行業醫生、學者、制造商等代表齊聚一堂,參加由上海理工大學、美國明尼蘇達大學聯合主辦的第3屆世界醫療器械設計(中國)大會,并就此話題各抒己見。

【“不破不立”是對醫學創新的最好詮釋】

“做了將近40年臨床醫生,我發現,不破不立是對創新最好的詮釋。” 中國工程院院士、海軍軍醫大學原校長孫穎浩說。在他看來,“破”就是要破除傳統不合時宜的舊觀念、舊理念和舊方法。“立”則是要與科技發展、科學技術最前沿相一致。

 中國工程院院士孫穎浩

為何說真正的醫學創新必須要立足科技前沿?孫穎浩舉了個例子。此前有團隊曾讓醫生中的開放手術頂尖高手和機器人頂尖高手進行“PK”。結果,將兩者對照研究后,團隊發現,他們之間并沒有根本的差別。這意味著,不管是人還是人工智能,只要用同樣的手術刀,很難跳出外科醫生的“禁錮”。要在外科領域真正進行創新,應用在醫療器械上的技術創新必不可少。

在孫穎浩看來,要真正實現醫學創新,除了要將醫療器械與生物科學、生物物理等學科進行交叉融合,高度信息化、電子化的社會及5G的高速發展,都將為醫學賦予更多機會。目前,他正在嘗試醫生為主體,臨床工程師、臨床醫師、專利分析師“三位一體”的模式,帶動醫學創新發展,讓更多臨床醫生能將想法和概念轉化落地。

在談論醫學與科技結合時,有個話題常被提起,那就是人工智能是否可以取代醫生?對此,中國工程院院士、復旦大學教授王威琪認為,談論這個話題還為時過早,應該說懂人工智能的醫生將會超過不懂人工智能的醫生。比如,醫學影像科醫生就必須懂得如何操作智能醫療儀器。“醫學應該與現代科技結合發展,如果分開的話,醫學就固步自封了。” 王威琪說。

【高端醫療器械發展由高校“接單”】

近年來,國內醫療器械行業的整體技術水平和市場供應能力正在不斷提高。中國醫藥監督管理研究會秘書長、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醫療器械監管司司長王寶亭給出了一組數據:  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國醫療器械注冊生產企業共17236家,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約為6400億元人民幣。

據王寶亭介紹,目前國內的醫學成像設備已從“中國組裝”模式,發展到“中國制造”或“中國開發生產”模式。不過,醫療器械產品市場還有大半由進口醫療器械企業占據,“我們的任務還很艱巨。”

如何對國內高端醫療器械發展的薄弱環節進行“攻關”,這就需要吸納來自高校的智慧。近年來,高校正在推動生物工程、電子信息和醫學影像等醫療器械產業交叉融合領域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促進科技成果轉化。

據國家教育部科技司副司長檀勤良介紹,截至去年底,全國高校共修訂完善政策文件3000多件,88%教育部直屬高校已經制定出臺了促進科技成果轉化實施辦法等管理制度,為高校醫療器械領域的科技成果快速轉化打開了通道。另一方面,高校也通過技術許可、技術轉讓、產學研合作等多種渠道和多種形式,向企業和社會源源不斷輸送醫療器械領域優質的成果,支撐中國醫療器械領域的產業發展。

近日,上海理工大學就和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共同發起建立“醫工交叉創新研究院”和“醫工交叉研究生院”,就通過醫學與工學、理學等不同學科之間的滲透和融合,共同解決醫生們在臨床實踐中提出的真實問題,培養醫工交叉人才。上海理工大學莊松林院士表示,學校光學工程等學科與醫學需求結合已產生系列新方法新設備,展示出了醫工交叉無限的可能性。

會上,由上理工牽頭,聯合俄羅斯、新加坡、巴基斯坦、巴西、以色列、西班牙、塞爾維亞、南非等9個國家,12家醫療器械領域的教育和研發機構、企業、創新載體、行業協會,共同發起成立“一帶一路”醫學器械創新和應用聯盟。

上理工校長丁曉東表示,期待聯盟能夠加強高校與產業之間的合作,以滿足人類對健康領域的市場需求為導向,用創新手段提高醫療技術水平,打造一帶一路醫療器械國際社區,促進產業持續健康發展。

熱門文章
圖文推薦
最新推薦
編輯郵箱:[email protected] | xml地圖 | 達峰網移動端
鄭重聲明:達峰網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如有侵權,麻煩通知刪除,謝謝!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破解 上海天天彩 股票配资网173 Ti电竞比分网 怎么样判断股票涨跌 快乐十分玩法 欢乐二人麻将单机版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手机版 丈夫加班赚钱 妻子沒一句好话 快乐8 手机快乐牛牛有挂吗 象样棋牌麻将官网 10人捕鱼游戏机价格